世界華人周刊 微信號 wcweekly

一份可思、可樂和漲姿勢的品牌文化讀物


好的品牌需要長久的投入 支持請戳頁腳推廣

商務合作:QQ1065780099

本文據扯淡不二(chedanbuer),受權轉載

平庸的人或心術不正的人之所以熱愛集體,是為了占便宜、沾光;而優秀分子之所以不熱愛集體,則是因為害怕吃虧。

在一個集體中,兩種人最缺乏歸屬感:1.覺得自己很差勁、自卑感強的人,他們拼命想融入集體,但發現很難;2.出類拔萃的人,他們往往不屑於與這個集體長的其他人為伍,因為,鶴立雞群的感覺,高處不勝寒,所以,他們很想脫離。


文丨蘇清濤(charitableman)

1984年出生,金牛座,2007年畢業於復旦大學歷史系。

一個不務正業的記者,不會寫詩的詩人,不懂藝術的藝術家。

“儘管我毫無藝術細胞,但我自己就是個藝術品”。

前幾天,在某個盛大儀式之前,一個500人的群里,有人提議“希望我的朋友們都把頭像換成國旗”,倘若只是自己出於愛國熱情而自發自願地這樣做,倒也無可厚非,但對著好多人發出這樣的倡議,就顯得有些搞笑了吧?

這話發出來之後,有人在群里回覆了一句:呼籲群主將提這個建議的人踢出群。 另一條反饋是:+1。

這個事,權且當玩笑吧。他也可能只是一時興起,我們並不能單憑這一件事情,就斷定這個人一定怎麼樣。

但次日,有朋友來吐槽說,微博上被“抵制日貨”的聲音給刷屏了。愛國愛到這份兒上,我也真是醉了。我敢斷定,發這種呼聲的,絕大部分,都是“底層民眾”,而不可能有官二代、富二代。

是的,官二代、富二代,都只顧著自個兒逍遙自在,玩自己的生活呢;各路成功人士,都在忙自己的事業呢,只有底層民眾的愛國熱情永遠不減。還真以為這個國家是你們自己的?

朋友問我,怎麼看待這種現象,我答非所問地說了一句:除去官員和極個別真正有奉獻精神的人之外,有一個規律——越是平庸的人,越容易有“集體主義思想”。廣場舞大媽為何總喜歡成群結隊出現?這種集體行動的邏輯,跟能力比較差的人更“愛國”是一樣的。


為什麼說平庸的人更容易有集體主義思想?因為,這樣的人,總想少勞多得,從集體中沾點光。比如,《平凡的世界》里,田福堂和孫玉亭這兩個形象,很有典型意義,他們千方百計阻撓包產到戶的行為,生動地說明瞭,最擁護集體主義的,是這樣幾類人:當官的掌權的;雖無一官半職但有望在未來掌權的野心家;希望搭便車的懶漢;沒本事的人;腦子不好使的。簡單地說,堅持集體主義的,要麼是壞人,要麼是庸人。(真正的“奉獻家”太少了,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庸人喜歡集體主義,還有一個原因是,他們懦弱,不太敢單兵作戰。君不見,那些貼大字報的、對日貨進行打砸搶的,都是結伴而行的?恰恰,這樣的人,絕大部分,在思想上,都屬於“毛左”,他們是集體主義的擁護者,只有在集體中,他們才能“找到自我”。

與“對集體的熱愛”相關的,是集體自豪感。

在過去的幾年裡,我發現一個問題,即有為數不少的人,以當地(自己家鄉,或者是自己努力地想融入的城市)的房價高而感到自豪;至於他是否已經買過房子了,或者能不能買得起房,則並不影響他的這種“自豪感”。因為我們總是很容易誤認為房價跟經濟發展水平之間呈正向關聯,“我的家鄉”房價高便意味著“我的家鄉”經濟發達,因此“我”感到自豪。

此外,還有一個更加有趣的現象:在這些錯誤地將當地的高房價等同於“經濟發展快”併為之感到自豪的人當中,往往是那些收入水平更低的人,也即是世俗標準下的loser,他們的這種自豪感要更加強烈一些。這又是為什麼呢?在一個集體中,往往是能力差一點兒的個體,他的“集體榮辱感”要更強一些,於是便更加希望把自己跟集體捆綁在一起,“沾一點集體的光”。(總體而言,混得差的人,一直念念不忘的是“我以集體為榮”,而“混得好的人”,所的側重點則是“讓集體以我為榮”。)

與“沒本事的人”的“集體自豪感”相對應的是,那些“混得好”的人,則往往是急著撇清自己跟集體的關係,絕不輕易將自己所取得的成績跟集體扯上關係——比如,中國的財富精英大都有很強的移民意願;再比如,有運動員在國際賽事上取得成績後,是先感謝父母,而不是先感謝祖國的栽培。

在一個集體中,兩種人最缺乏歸屬感:1.覺得自己很差勁、自卑感強的人,他們拼命想融入集體,但發現很難;2.出類拔萃的人,他們往往不屑於與這個集體長的其他人為伍——一方面是因為,鶴立雞群的感覺,高處不勝寒,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們不願自己的勞動成果被像田福堂、孫玉亭那樣的“領導”、懶漢、庸人給“平均”掉。

孫少安,便是這種“強者缺乏歸屬感”的典型。他在單干之後再幫扶村民脫貧,會特別有成就感,但先前在集體里被別人沾光,卻不會有這樣的成就感。

所以,他們很想脫離集體。


優秀分子之所以“離心力”很強,還有一個原因是,他們明明是憑個人努力取得了某項榮譽,但無恥的領導卻會強調說這是“集體智慧的結晶”,榮譽也是“屬於集體的”。比如,你搞個科研成果,專利屬於集體,當然無可厚非,但領導常常會“署名”;如果,你要代表一個大的集團外出去參賽,參賽時強調一下“領導栽培”倒也在情理之中,可是,領導還會要求你在發表獲獎演說的時候,把他的大兒子、最大得寵的小兒子(集團內的其他“兄弟單位”)的名字也提一提。。。這樣,這個優秀分子就得被迫與那些沒有對這個項目做出過任何貢獻的人來分享這個榮譽,你說,他能甘心嗎?就算他本人高風亮節,能接受,可以,報那麼一長串“與本案無關”的名字,不彆扭嗎?

看明白了吧?平庸的人或心術不正的人熱愛集體,是為了占便宜;而優秀分子之所以不熱愛集體,則是因為害怕吃虧。從共產主義幾十年的歷史來看,這種恐懼,當然是有必要的。

|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