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3日,三軍儀仗隊參加閱兵演練

圖片來源:新華社

  今年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隨著抗戰勝利紀念日的日益臨近,一些歷史問題受到。例如,關於毛澤東是否講過“感謝”日本侵略,以及這種表述的真實意涵是什麼,又在網上引起熱議。

  幾年前,《抗日戰爭研究》雜誌發表過兩篇論文。前一篇是《毛澤東關於日本侵略一個表述之真意》(2008年第1期),作者李東朗,系中共中央黨校中共黨史教研部教授。後一篇是《“感謝”就是感謝——“毛澤東說要感謝日本侵略”評議》(2009年第4期),作者張振鵾,系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

  李東朗一面旁徵博引,確認毛澤東說過“感謝”及類似的話,一面鄭重強調毛澤東的“感謝”有特殊含義,不能僅從字面去理解。該文的主要結論為:

  第一,毛澤東的真實意思是指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在客觀上起了促使中國人民覺醒的反面教員的作用。第二,毛澤東的這個表述,絕對沒有否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戰爭性質、肯定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意思。第三,毛澤東在這裡所用的“感謝”一詞,是一種語言幽默,這個詞沒有通常一般意義上的含義。而這樣的表述方式,是他的一個語言特點。第四,必須瞭解了毛澤東的語言特點,瞭解了毛澤東談話的全部內容,瞭解了毛澤東的話意所指,只有這樣,才能清楚地瞭解毛澤東所說的“感謝日本侵略”及類似話的真實含義,否則就會發生錯誤,產生誤解。


1955年10月14日,毛澤東等會見久原房之助

侯波 攝

  張振鵾一文觀點迥異,其解讀如下:

  其實,“感謝”就是感謝,這個詞的含義是明確的,確定的,人人可以理解的,不存在什麼“通常一般意義上的含義”與“沒有通常一般意義上的含義”的區別。如前面所引述,從1956年起的數年間,毛澤東在接見來華訪問的日本客人時,一再表示“感謝”日本將軍(或日本軍人)、“感謝日本軍閥”、“感謝日本皇軍”,都應是他真情的流露,不是一時的即興之言,也不是表演幽默。他並不是只道聲感謝,還講了為什麼感謝和感謝什麼,更顯示出嚴肅和真誠。他講的主要是兩條:

  

  第一條,綜合《真意》文中引述的毛澤東幾次有關的談話,他說的是:日本的侵略對中國人民起了“教育”作用,促成中國人民的“覺悟”、“覺醒”、“團結”起來進行武裝鬥爭。這就是說,日本侵略者作為“我們的先生”應當感謝。這個意思很清楚。

  

  第二條,毛澤東兩段話最值得註意,一段,“就是因為日本‘皇軍’占領了大半個中國⋯⋯我寧願‘感謝’日本軍閥”。前面已引錄,這裡不再重覆。另一段,“事實上,日本帝國主義當了我們的好教員:第一,它削弱了蔣介石;第二,我們發展了共產黨領導的根據地和軍隊。在抗戰前,我們的軍隊曾達到過三十萬,由於我們自己犯了錯誤,減少到兩萬多。在八年抗戰中間,我們軍隊發展到了一百二十萬。你看,日本不是幫了我們的大忙?”這些話語不多而內涵豐富、寓意深刻……

  雙方立場鮮明,哪一方更有道理,請讀者自辨。

  如前所述,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毛澤東確實在一些正式場合,特別是在會見外國客人時,多次講過“感謝”日本侵略,或者日本軍國主義幫了大忙等等,不過,關鍵在於如何理解這些話。

  以下材料由本人整理,均有出處,時間跨度為1956年至1965年。


毛澤東與遠藤三郎握手
圖片來源:《人民畫報》

  一、1956年9月4日,毛澤東會見日本前陸軍中將遠藤三郎

  不需要道歉,你們也是我們的先生,我們要感謝你們。正是你們打了這一仗,教育了中國人民,把一盤散沙的中國人民打得團結起來了。所以,我們應該感謝你們。(王俊彥:《大外交家周恩來》,經濟日報出版社1998 年版)

  二、1957年10月13日,毛澤東在最高國務會議第十三次會議上的講話

  我曾經跟各位講過,假如美國人打到北京,你們怎麼樣?採取什麼態度?準備怎麼做?是跟美國一起組織維持會?還是跟我們上山?我說,我的主意是上山,第一步到張家口,第二步就到延安。說這個話是極而言之,把問題講透,不怕亂。你美國占領半個中國我也不怕。日本不是占領了大半個中國嗎?後來我們不是打出一個新中國來了嗎?我跟日本人談過,要感謝日本帝國主義,他們這個侵略對於我們很有好處,激發了我們全民族反對日本帝國主義,提高了我國人民的覺悟。(《毛澤東選集》第5捲,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

  三、1960年6月21日,毛澤東會見日本文學代表團

  中國地方大,打了十年內戰。以後同日本軍閥打仗,又和蔣介石合作。我同很多日本朋友講過這段事情,其中一部分人說日本侵略中國不好。我說侵略當然不好,但不能單看這壞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幫了我們中國的大忙。假如日本不占領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不會覺醒起來。在這一點上,我們要“感謝”日本“皇軍”。(《毛澤東外交文選》,中央文獻出版社、世界知識出版社1995年版)

  四、1961年1月24日,毛澤東會見日本社會黨眾議員黑田壽男

  日本的南鄉三郎見我時,一見面就說:日本侵略了中國,對不住你們。我對他說:我們不這樣看,是日本軍閥占領了大半個中國,因此教育了中國人民,不然中國人民不會覺悟,不會團結,那末我們到現在也還在山上,不能到北京來看京戲。就是因為日本“皇軍”占領了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別無出路,才覺悟起來,才武裝起來進行鬥爭,建立了許多抗日根據地,為解放戰爭的勝利創造了條件。所以日本軍閥、壟斷資本幹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謝”的話,我寧願“感謝”日本軍閥。(《毛澤東外交文選》,中央文獻出版社、世界知識出版社1995年版)

  五、1964年7月9日,毛澤東會見參加第二次亞洲經濟討論會(平壤)的亞洲、非洲、大洋洲代表

  我們解放後,有一位日本資本家叫南鄉三郎,和我談過一次話,他說:“很對不起你們,日本侵略了你們。”我說:“不,如果沒有日本帝國主義發動大規模侵略,霸占了大半個中國,全中國人民就不可能團結起來反對帝國主義,中國共產黨也就不可能勝利。”事實上,日本帝國主義當了我們的好教員:第一,它削弱了蔣介石;第二,我們發展了共產黨領導的根據地和軍隊。在抗戰前,我們的軍隊曾達到過三十萬,由於我們自己犯了錯誤,減少到兩萬多。在八年抗戰中間,我們軍隊發展到了一百二十萬人。你看,日本不是幫了我們的大忙?這個忙不是日本共產黨幫的,是日本軍國主義幫的。因為日本共產黨沒有侵略我們,而是日本壟斷資本和它的軍國主義政府侵略我們。(《毛澤東外交文選》,中央文獻出版社、世界知識出版社1995年版)

  六、1964年7月10日,毛澤東會見佐佐木更三等日本社會黨人士

  用不著道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利益”。有了他們,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如果沒有日本“皇軍”,我們要奪取政權是不可能的。在這一點上,我跟你之間有意見分歧和矛盾。……我們為什麼要感謝日本的“皇軍”?因為日本的“皇軍”來了,我們同日本的“皇軍”打仗,就再一次同蔣介石合作。打了八年仗,二萬五千人的軍隊發展成為一百二十萬人的軍隊,並且有了一億人口的根據地。所以,沒有不感謝的理由。(劉德有:《我為領袖當翻譯——親歷中日高層往來》,遼寧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1965年1月9日,毛澤東會見斯諾

杜修賢 攝

  七、1965年1月9日,毛澤東會見美國作家埃德加·斯諾

  老實說,美軍留在南越是件好事,它鍛煉了南越人民,使解放軍壯大。只有一個吳庭艷是不行的,就像中國單有一個蔣介石是不行的,必須要日本占領大半個中國,而且占領八年之久,才能鍛煉中國人民。(《毛澤東外交文選》,中央文獻出版社、世界知識出版社1995年版)

  數周後,日本《朝日新聞》刊出斯諾的文章,題為《毛澤東主席會見記》。斯諾披露,毛澤東談到日本侵華與中國革命的關係:

  我說:“當時人們主要只想到從日本人的手裡解放中國。”他說:“中國的國際地位的提高,具有這樣大的意義,當時我還不能預想到呢!”

  主席在這裡回憶了這樣的情況:一九三七年同蔣介石合作並且簽訂了同日本作戰的協定以後,他的軍隊仍然避免同敵人的主力進行戰鬥,而把重點放在在農民中間建設打游擊戰的根據地,日本軍隊實在是起了作用。由於日本軍占領中國各地,焚燒村莊,教育了人民,促使人民很快地提高了政治覺悟。日本軍隊為共產黨人率領的游擊隊發展隊員、擴大根據地創造了有利條件。現在,當見到毛主席的日本人向他賠罪時,他反過來感謝日本人說,那應當歸功於日本的幫助。

圖片,識別二維碼


|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