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安邦真的是萬科的“騎士”? 王石可能已經陷入安邦佈下的一個局......

安邦真的是萬科的“騎士”? 王石可能已經陷入安邦佈下的一個局......

昨天,“萬寶大戰”上演了一幕“驚天大逆轉”!

23日早上,有媒體報道稱在拜訪瑞士信貸的萬科主席王石在演講中表示:“我是很尊重潮汕幫的,特區幫、深圳幫大家都是為深圳做建設的,寶能、華潤、萬科都是深圳幫,都是一家人,不應該內鬥。”

這與王石最初高調表示“不歡迎寶能系當股東,寶能洗信用不夠”的態度相距甚遠。

於是網友和自媒體紛紛調侃道“王石服軟了!王石認輸了!”

然而就在23日晚上,情況出現了180度的逆轉,23日深夜,萬科和安邦雙雙發表聲明”秀恩愛“!萬科稱歡迎安邦入股,安邦則稱將積極支持萬科。

於是,從昨晚到今天,很多媒體和網游又紛紛認為安邦已經站隊,安邦就是拯救萬科的“騎士”,王石終於拿出來了王炸對付“野蠻人”......

然而劇情真的就是這個樣子嗎?有沒有另外一種可能:安邦真正目的可能並不簡單,這場“萬寶大戰”還會有一次“大逆轉”......


股事君今天讀到了一篇從另外一個角度預測“萬寶大戰”最終結局的好文,今天分享給大家看看,或許能讓大家對整件事有更加深入的瞭解。


觀點:王石是如何陷入“有求於安邦”這個局的

來源:SNS博客 作者: 松壑


萬科、安邦雙雙宣佈結盟了。

其實前天港交所披露權益變動後,安邦對於交戰雙方的意義就已非同小可了。

停牌前寶能、安邦先後增持,寶能與安邦的股權累計已接近30%,萬科董事會(華潤、工會、管理層等)與安邦的累計持股比例也接近30%。

不用糾結這個占比對於30%的要約收購線是接近還是超過,因為拉攏幾個買方機構來站隊,解決剩餘比例這件小事,對這些爭奪戰的主角們只是舉手之勞。

這時的安邦,就自然而然成了唯一舉足輕重的勢力,而這也幾乎是萬科董事會唯一對抗寶能的方法,所以最終安邦和萬科董事會走到一起,似乎也順理成章。

然而故事到這裡就演完了麽?

人們肯定想知道,王石們是如何陷入今天“須有求於安邦”這個局面的。

是寶能系的大舉搶籌?

是不留後路的高調宣稱“不歡迎寶能”的表態?

是安邦在萬科停牌前兩天的漁翁之舉?

恐怕都是。

先看萬科,姚振華在寶能大舉舉牌萬科的途中,是找王石談過的,想要做第一大股東,想控股,王石沒答應。

這結果,也許並不在姚振華的預料之外,但這原因恐怕與寶能無關,而和王石有關。

王石是萬科的創始人,雖在股權上對公司沒有形成控制,但仍是公司最大老闆,華潤做了多年第一大股東,也很難插手萬科的事務,而沒有控股股東的股權結構,也是管理層把持控制權的基礎。

除了利益上的事,還有人云亦云的情懷,別小看它,面對自己從無到有創立起的這家全世界最大的房地產公司,突然有一天要被一股並不熟悉的力量控股,感情上恐怕難以接受。

所以,王石說拒絕寶能的理由是它“信用不好”,多少顯得有些不太誠懇。

就算換來任意一家公司叩門,王石恐怕都不會輕易點頭,而一家並不聞名的同行如今馳騁而來,更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但反過來說,寶能是真的想買萬科麽?

寶能的闖入,動用了上百億資金,2倍以上的杠桿,三層的股權質押,2-3年,12%的成本,甚至還拿銀行的股權質押貸款做了劣後。

即便拿到了萬科的控股權,寶能的資金壓力也不會緩解,萬科的現金與融資也斷不可能幫它還貸,否則稽查局很快就會以違規占款的名義找上門來。

而更關鍵的是,寶能闖入本身就冒著一個極大的風險——那就是安邦的態度。事後證明,如果安邦倒向王石,30%的控股線會讓寶能進一步陷入被動。

在不瞭解安邦意圖的情況下,冒著爭奪控股權失敗的風險,堵上全部身家高杠桿搶籌萬科。

感受下,這似乎已經背離了一個從業多年的地產商人最基本的理性人假設。

與之相比,一個更符合邏輯的猜測是,安邦從一開始就是寶能背後的支持者,且並不以一致行動人的形式存在。

也只有在確定安邦支持自己的前提下,寶能對萬科的舉牌才是有理性可循的。

湊巧的是,媒體調查發現它增持的幾筆資金來自於浙商銀行的理財資金,而與安邦系有關的旅行者汽車集團則是浙商銀行的第二大股東。

至於說寶能的背後不是潮汕人,而是安邦的另一原因,是因為在這件事上,背後有多少資金都是徒勞的,有股權才說了算,而安邦對萬科的底倉,可是早早就建好了的。

其實不妨再大膽假設一下,與其說安邦在支持寶能,倒不如說寶能就是在替安邦搶籌萬科,而一開始看上萬科的,可能也是安邦。

理論上講,安邦也可以自己搶籌,但上文說了,王石對潛在控股勢力的拒絕,並不因為寶能是寶能,而是因為王石是王石。

從王石的高傲姿態來看,當一股覬覦自己創立公司控股權的勢力一齣場,其最先舉起的或許不是橄欖枝,而是盾牌刀槍,正如王石對待寶能一般。

那麼,讓寶能扮演野蠻人唱黑臉,待自己成為關鍵一票時,再站出來以“白衣騎士”的形象來賣人情,加上王石已高調宣佈將與寶能一戰毫無退路後,此時王石再拒絕的概率又有多高呢?

至此,王石陷入了一個局,一個被野蠻人寶能逼迫而不得不有求於安邦的局。



話說回來,以安邦的實力,即使王石們反對,想在股權結構上控股萬科也並不難,繞這麼一大圈兒的目的恐怕也只有一個,那就是:既要萬科,也要王石。

這裡說的”王石“不僅指王石本人,而是指包括鬱亮在內的萬科管理層及其整個團隊。

眾所周知,萬科與許多公司不同,它常年沒有控股股東,更多依靠王石等職業經理人的經營,他們像一張人際網路,把持著萬科的各條業務線的命脈。

而萬科管理團隊和人事上的穩定,也是這家公司的重要價值和核心“資產”所在,無論在基本面還是在市場、股價的預期上,管理層動蕩絕非好事。

倘若安邦盲目入場遭其反對,就算控制了萬科,但丟了王石,也得不償失,這一點想必安邦也是清楚的,畢竟如王石所說,安邦每一次增持都會”找萬科溝通“。

安邦固然也可以像姚振華一樣承諾控股後還由王石做東,但從王石拒絕姚振華的高調姿態能夠看出,這位性情高傲的企業家倘若在股權爭奪戰

中失利,還會心安理得的坐鎮於新的董事會中嗎?

於是,先禮(姚振華溝通)、後兵(野蠻人高杠桿入場)、再禮(安邦化身白衣騎士)的這條路線,成為讓萬科接受安邦,也讓王石接受安邦最具可行性的一種選擇。



而就在權益披露顯示安邦成為寶萬之爭”關鍵一票“的當晚,市場突然傳來消息稱,安邦有意願與王石溝通,並希望進一步投資,這大概就是安邦放消息的願者上鉤了。

安邦不直接參与爭奪的好處,除了可以籠絡王石外,還能避免將自己處在輿論的風口浪尖之上。去年底安邦成為民生銀行大股東時,曾受到市場諸多的質疑和關註,如今“再來一次”,想必安邦也不願看到。

如今,王石終於(不得不)選擇了與安邦結盟,但須知道,安邦的這個人情必定不是白送的,作為條件,萬科管理層可能要在其投資持股方面做出一些讓步。

這樣一來,安邦如願以償的拿下了萬科,留住了王石和管理層。而王石的情懷則在經歷這次洗禮後也未失體面,這結局可謂皆大歡喜。

還有那個寶能。

可以預見的場景是,當王石們與安邦的意志達成一致後,曾經的野蠻人會卸下裝扮與武器,穿好衣服,端坐在談判桌上,與有關眾人談笑風生。

當然了,以上這些都還只是推測,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延伸:21年前萬科是如何擊退“野蠻人”的?

此次萬科和寶能之爭,並不是萬科歷史上第一次對峙“野蠻人”,21年前的君萬之爭被認為是資本史上一場經典的對決。來看看《一個萬科引發的兩出摺子戲》。

來源:綜合自21世紀經濟報道


△想入群?加[股事君]為好(基)友,微信號 gst20150518 跟股事君走,有麵包吃,麽麽噠~

(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微信號推薦:

21世紀經濟報道

微信號:jjbd21

長按並識別關註


21世紀經濟報道:提供專業的財經資訊、有趣的商業故事、詳盡的各界觀點,致力於服務中國最廣大投資者

股事通——為您的財富增值

微信號:money-week

| 21世紀傳媒-21Plus工作室·出品 |

編輯:黎雨桐

審核:丁青雲 譚婷

聯繫郵箱:tanting@21jingji.com

△長按上面二維碼,關註股事通

|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