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光的地方就有黑暗,可能墨西哥就是被美國擋住陽光的地方吧。

世界華人周刊專欄作者:灼言

全文2867字,讀完大約4分鐘

在美國電影里常見的黑幫大佬無非是兩種角色,要麼是倒賣軍火的要麼是販賣毒品的,就連美國曆史上的著名總統肯尼迪的幕後支持者黑幫老大也沾了不少倒賣毒品的勾當。好萊塢明星里抽大麻的更是大有人在,可能有人想問,美國有哪些吸毒的明星?

或許你問不吸毒的人能少打幾行字。那麼美國人有多愛吸毒?美國的毒品又是從哪兒來的?美國人一年要吸多少毒?

美國女星蔻妮勒芙(左)被控涉嫌吸毒

毒品消費第一強國美利堅

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消費國,到一個什麼程度呢?美國每年可以消化掉全球生產的半數以上的毒品,墨西哥就是美國最大的供貨商。自2002年以來,美國吸毒者人數占全國比例的8.2%,在美國,你不認識幾個吸毒的,你上街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這也就解釋了為何在《泰迪熊》這種電影里主角和泰迪兩人開心地在家抽大麻,甚至搞吸毒party,都不擔心有人抓。

由於吸毒人口太過於龐大,並且已經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問題,美國政府對於禁毒工作一向是很重視的,專門設立了禁毒局從根源上對毒品進行剿殺。

但是美國有一個很有趣的點,就是各個州的法律是不同的,對於吸毒者、販毒者的處理各有不同,這就給不法分子樹立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近年來,美國在禁毒工作方面的投入越來越大,但是其取得的成績並沒有讓納稅人感到滿意。目前在美國監獄服刑的罪犯中,有近三分之一與毒品犯罪有關。

毒品來源地墨西哥

老話說,無利不起早,能驅動毒品交易這條黑暗利益線並保持運轉的,只有高額的回報。

美國毒品交易的利潤每年高達800億美元,幾乎所有的毒品都來源於美國的鄰國——墨西哥。對於墨西哥毒梟來說,800億的大蛋糕實在難以捨棄。

尤其是可卡因,在墨西哥毒梟的運轉下,可卡因的利潤是其成本的5000%。這種利潤的驅動下,墨西哥的毒梟跟韭菜似的割完一茬又一茬,前赴後繼,英勇無畏,抓完一波再來一波。

正是因為市場的大量需求,才使得墨西哥人前赴後繼去販毒,而消費市場得不到控制,禁毒工作最終也只是讓美國人換一批供貨商而已。

美國國務卿 Rex Tillerson 在一項新聞發佈會上坦白地指出,“我們美國人必須面對一個事實,那就是我們就是市場。販毒活動沒有別的市場,會全部來這裡。如果不是我們的話,墨西哥也就不會有這麼嚴重的跨國犯罪問題。”

美國與墨西哥之間有一條臭名昭著的犯罪之路——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與墨西哥華瑞茲兩地之間的700公里的公路。

大麻在美國的部分地區還沒有被定義為毒品,因此美國對於大麻的管控相對來講還比較寬鬆,流入美國市場的大麻96%來自於墨西哥,美國毒品市場中64%的可卡因和58%的海洛因也來自墨西哥。

毒品和腐敗的國度

在過去的幾十年當中,墨西哥的毒品貿易竟然成了墨西哥經濟的重要支柱產業之一。大約有500座墨西哥城市都參與到毒品走私貿易中,直接從業人員超過45萬,此外還有320萬人的職業與毒品貿易間接相關。

墨西哥的毒品時代開始於哥倫比亞超級毒梟埃斯科巴統治時代的落幕。

貧窮與腐敗是毒品產業的培養液,墨西哥警察的平均月薪只有375美元,在墨西哥收買一批警察對於富得流油的毒梟來說是非常容易的。

而對於市長、檢察官,毒梟們也從不小氣,墨西哥的軍隊甚至都與毒梟們有不清不楚的關係。

43歲的杜阿爾特2010年起任韋拉克魯斯州州長。這位虛偽的政客在任上時,以油滑的微笑為標誌。

但多年來,墨西哥民眾和政客一直都稱杜阿爾特為犯罪者。

杜阿爾特上任不久,就曝出韋拉克魯斯州官員攜帶130萬美元現金坐飛機而被捕。當時,杜阿爾特的手下辯稱,這些錢是用來舉辦一場慶典活動的費用。值得註意的是,這個活動由杜阿爾特妻子凱芮梅的一個堂兄弟組織。

去年5月,墨西哥新聞網站“動物政客”的調查記者推出了重磅報告,揭露了勾結在杜阿爾特周圍的吸乾墨西哥的一伙人,杜阿爾特的罪證才浮出水面。

官方層面上,墨西哥聯邦總檢察長辦公室“含蓄地”指控杜阿爾特侵吞了大約2200萬美元公款。

但墨西哥聯邦審計辦公室光計算了杜阿爾特6年州長任期中的3年,就發現至少有30億美元公款不見或遭挪用。

這一些都與杜阿爾特頻繁與毒梟打交道是分不開的。

毒販們還深知群眾的力量,那些看似人畜無害的街邊小販、街頭玩耍的小孩兒都是毒販的眼睛,只要打個通風電話,就可以得到100美元的報酬。

  • 墨西哥城中絕大多數流浪者都吸入有毒物質甲苯,讓自己產生如同醉酒的感覺

在有些地方,政府沒有給民眾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於是在一些市鎮,販毒集團取代了政府,接管了社區的治理。

販毒的利潤會透過投資教育和醫療等方式回報給當地社區,而當地一些居民則將販毒集團視為創造工作、提供收入的“衣食父母”。透過這種方式,毒梟和他的游擊隊引導了這個階層的價值取向。

黑金與腐敗

從80年代起墨西哥卡洛斯·薩利納斯政府私下與毒梟達成共識,在不影響墨美關係的情況下,就地洗錢。

墨西哥毒品市場主要由以下六大販毒集團控制,這些集團都與政府官員有密切的關係。

貝爾特蘭·萊瓦集團:由阿圖羅·貝爾特蘭·萊瓦等四兄弟建立,曾與古茲曼旗下的錫那羅亞集團聯盟。該集團主要控制著墨西哥中部、南部和墨西哥城的販毒渠道。

海灣集團:成立於20世紀30年代,是墨西哥歷史最悠久的毒品犯罪集團之一,因主要控制墨西哥灣沿岸地區的毒品交易而得名。總部現駐地在塔毛利帕斯州的馬塔莫羅斯市,主要交易對象為美國的得克薩斯州。

華雷斯集團:由於長期控制華雷斯市及其所在的奇瓦瓦州而得名。 2008年古茲曼和他的錫那羅亞集團試圖將華雷斯變成為自己的地盤,一場血腥的黑幫火拼由此爆發。

洛斯哲塔斯集團:由叛逃的前墨西哥軍隊士官組成的新毒梟集團,曾作為海灣集團的殺手小分隊而存在。 2010年開始獨立單干,被美國執法機構視為“最懂得運用現代科技的新型毒梟”。

錫那羅亞集團:大名鼎鼎的古茲曼旗下的販毒集團,目前來看是整個墨西哥實力最強大的一支。

阿雷拉諾集團:主要控制墨西哥西北部下加利福尼亞半島區域的毒品貿易,但阿雷拉諾兄弟中的好幾位都已經被警方控制或被對手殺死。

對於墨西哥政府而言,毒品交易帶來的非法收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當地的經濟危機,大量的貨幣流入市場,可以帶動當地的經濟發展。

墨西哥政府“參與”毒品貿易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原因就是墨西哥國內吸毒率並不高。

世界衛生組織資料顯示,2014年末墨西哥國內長期吸毒人口約為470萬,吸毒人口比例為3%。

相比之下,美國吸毒人口約3500萬,吸毒人口比例接近10%。可見,與其鄰居、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消耗國美國相比,墨西哥國內的毒品濫用情況並不算太糟。

作為一個制毒販毒的大國,墨西哥政府認為這個吸毒人口比例完全可以接受。

當然,墨西哥不可能對外宣稱政府是支持毒品貿易的,每一位墨西哥總統上任都會展開轟轟烈烈的“毒品戰爭”。

至於成果嘛,如果真的打擊毒梟,墨西哥的販毒市場也不會那麼臭名遠揚,可能每屆清洗活動只是某些人換自己人上位的掩飾。

在墨西哥,人們甚至能隱隱綽綽聽到呼籲毒品合法化的聲音。墨西哥什麼時候才能遠離毒品呢?這個問題的答案恐怕只有上帝本人才知道。

墨西哥生產毒品,美國人消費毒品,這似乎是百年來的光榮傳統,如果有一天墨西哥人不再販毒了,那麼一定是好萊塢的明星們都完成了勞動改造進了戒毒所。

有光的地方就有黑暗,可能墨西哥就是被美國擋住陽光的地方吧。

歡迎轉發分享

【世界華人周刊(wcweekly)版權所有】

華哥(zglgag168)編輯

世界華人周刊相關文章,戳下麵

【可以直接跳轉到文章】

美國要完|精  神  病|死磕墨西哥

強大對手|美  國  人|美國高中生

《世界華人周刊》長期面向海內外徵稿、徵集寫作線索
投稿郵箱:wcweekly@yeah.net
回覆關鍵詞“投稿”查看詳細說明

二維碼   看更多

華哥精選了幾款商品,  查看 ↙↙↙

|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