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衝鋒陷陣時,我願與你一起迎接這槍林彈雨;當你不被看好時,我不懼與世界公然為敵。

世界華人周刊專欄作者:薺麥青青

洞燭幽微,發掘名人世界的人性之光。

全文4038,讀完大約5分鐘

在小鮮肉大行其道的娛樂圈,英雄蒙塵,硬漢隱遁。但近期,一部令人血脈賁張的《戰狼2》,讓吳京成為被頂禮膜拜的“硬漢”。

海明威對“硬漢”的詮釋是:一個人可以被毀滅,但不能被打敗。

或屢仆屢起,誓達樓蘭;或者破釜沉舟,背水一戰。

吳京拍攝《戰狼2》顯然屬於後者。

《戰狼2》的誕生可謂九死一生:在非洲,遭遇搶劫、海嘯、被毒蜘蛛咬傷等各種突發事件,多次與死神擦肩。除此之外,為拍好《戰狼》,吳京在特種部隊訓練了18個月,多項成績在特種兵中名列前茅。

整個過程,真刀真槍,絕不偷工減料。《戰狼2》開片的水下6分鐘一鏡到底,這6分鐘戲拍了足足半個月,吳京跳了20次水,每天在水中浸泡13個小時,餓了,就在水裡啃饅頭充饑。由於體力透支,差點葬身水底。

之前,吳京雙腿膝蓋經歷了大手術,此次拍攝舊傷再次複發,每天開工前都要吃止疼片來緩解劇痛。

此外,被碎石擦傷眼睛,被鋼板砸傷手臂,手腕被捲進鐵鏈……

這部鴻篇巨制,真的是他拿命換來的。

而比這些跌宕輾轉,冒著生命危險拍攝的鏡頭相比,更困難的是事前的籌資。

結婚前,他曾籌備《戰狼1》。拍軍旅題材的動作片一直是吳京夢寐以求的願望,但這個題材國內尚無先例,雖然縱橫影視圈十幾載,風格獨樹,但並無特別叫好的“扛鼎之作”,同時,他也並非那種振臂一呼,應者雲集的當紅明星,因此首次擔綱這樣的大片導演,對吳京來說,是空前嚴峻的考驗。

電影籌拍的時候,不被投資市場看好,拉不到資金,1.5億的投資中有8000萬是吳京自掏腰包,為了夢想,甚至抵押了自己的別墅。

那時他和謝楠還未結婚,責任感極強的吳京自然顧慮重重:“我要是賠了,可能會傾家蕩產,你要考慮清楚。”

謝楠卻說,“如果你的夢想不能實現,我們就算住再好的房子也會一生遺憾的,大不了我還有一個小房子,電影賠了,我養你!”

只要你需,只要我有!

這不是什麼心血來潮,也不是什麼豪氣衝天,從她決定與他牽手那一刻起,她就毅然決然地將同進同退、生死與共的命運交付於他。

他的第一部電視劇叫《太極宗師》,彼時,他24歲。那個身手矯健,目光炯炯,英雄俠氣的阿乾,牽動了熒屏下多少愛慕的目光。

《太極宗師》劇照  吳京飾演楊昱乾

還在上國中的謝楠便是其中的迷妹之一。

也許在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心中,都曾有過一個屬於她的白馬王子或者蓋世英雄。

即便多年後,她說起那時的他,仍眼神晶亮:他笑起來眼睛里有星星

當她終於長大,並幸遇自己的偶像時,自然心花怒放。但一向桀驁不馴的他卻給她留下了非常“輕浮”的印象。

那天,他知道謝楠用的是“邂逅”香水後,遂孟浪地問:“是為了邂逅我嗎?”

多年習武,讓他每每臨危不懼,處變不驚,但遇到喜歡的人,他方寸大亂,變成莽撞少年。

數年後一起錄製節目時,她笑他:他那天可能中了邪。

藏不住喜歡,掩飾不住愛意,無遮無攔,直來直去,這就是吳京。所以本應該火花四濺的初見,卻以尷尬收場。

後來,他約她吃飯。她大談特談事業,儼然女強人的架勢嚇跑了吳京。她意欲向他傳遞的訊號是,我願意為你變得更優秀,總有一天,我會追得上你。但沒想到她弄巧成拙。

一年後,他們重新恢復了聯繫。

當時吳京剛剛結束了“港飄”,他在香港的發展並不理想。數年打拼,雖從配角博到主角,但當他想繼續大施拳腳時,港片江河日下。

吳京在電影《殺破狼》里的客串

於是他下定決心,回到內地,要自己導演一部屬於自己的作品。

而那時,她在主持界越來越風生水起,而且多棲發展,事業長虹。就像當初她聲明的那樣:“我努力工作,是為了當我找到一個人的時候,我能夠特別坦蕩地說,我就是因為愛他,不因為他是誰,不因為他有什麼。”

他拍特種兵的時候,在軍營體驗生活,與特種兵一樣摸爬滾打,搏命訓練。有一天,他告訴謝楠自己的腿受傷了,她歡快的聲音立時沉默,聽到電話那頭的哽咽,他心頭一熱:就是這個人了!這個女人在為我心疼。

曾經失之交臂,如今山水有相逢。他們終於在一起。

2014年1月,吳京在微博上發佈了與謝楠的結婚證件照並公佈婚訊;5月11日,吳京和謝楠在北京舉行結婚典禮。

在《大話西游》中,紫霞仙子說,“我的意中人是一位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身披金甲聖衣,駕著七彩祥雲來娶我。”

他是她的蓋世英雄不假,但因為拍電影,並沒有給予她那種想象中的特別浪漫和隆重的婚禮。

甚至,為了不讓他分心,她一個人不辭辛苦地去籌備婚禮,並告訴他,只需要跟劇組請一天假,在婚禮當天出席一下就好了。

就在她挺著孕肚忙得不可開交時,吳京在劇組受傷的消息再度傳來。

為了不讓謝楠失望,滿足她對童話婚禮的幻想,當時雙腿受傷,還必須使用拐杖的吳京,毅然扔掉了拐杖,英氣十足地完成了婚禮。甚至還應伴娘要求做了仰卧起坐。

吳京拄拐參加自己的婚禮

婚禮上,她說:“我希望能夠在你很辛苦、很累的時候讓你開心。在沒有人支持你的時候做唯一支持你的人。在全世界都為你歡呼的時候,我只要在角落裡面,默默的給你,鼓掌叫好就可以了。”

他也向她告白:“老婆,我以後不跳樓了。我不讓你擔心,我會對我們的家庭負責,我愛你。”

2014年8月25日,吳京和謝楠的兒子出生,取名“吳所謂”。

多少“無所謂”,皆是“有所謂”。

有了謝楠,有了兒子後,曾無所畏懼的吳京變得“貪生怕死”。

由於兒子早產,出生就直接進了ICU。情況未卜,無比揪心的他度日如年,一心想去替兒子受難:“我命硬,我命賤,有什麼事找我,別找我孩子!”

吳京與兒子

吳京說,“我曾經莽撞到視死如歸,直到遇到你才渴望長命百歲。”

他拍戲多年,傷情無數。曾經那麼膽小的她,因為擔心他受傷甚至喪命,也曾憂心忡忡,但為了不給他增加心理負擔,她拒絕再做一個荏弱的妻子,並和他達成了了“拼命不玩命”的共識。

《戰狼2》出來的時候,她在微博上為他賣力宣傳,獲得了一大批明星的力挺。她微博上的很多內容都與他有關。

她曾說:如果他是郭靖,我就是黃蓉。如果他是楊過,我就是郭襄。

她要做他最好的戰友:與子同袍,與子偕行。就像電影中,龍小雲在冷鋒最無助的時候提交了一份結婚申請書那樣。

他曾孤膽一身,艱難獨行,但遇到她,她成了這個世上最義無反顧支持他的人。很少動容的吳京提到妻子充滿感激:“我的夢想,是謝楠幫我實現的。”

對於這個世界而言,你只是一個人,但對我來說,你卻是我的全世界。

在香港娛樂圈,梁家輝被人欽敬有加的,不止是他渾然天成的演技和影帝的桂冠,還有他與妻子江嘉年風雨同舟,相濡以沫的愛情。

他們相識時,正值梁家輝人生的低谷。

1983年,剛出道的梁家輝很幸運地被大導演李翰祥所青睞,邀請他出演影片《火燒圓明園》、《垂簾聽政》中的咸豐皇帝。因為在《垂簾聽政》一片中精湛的演技,他成為金像獎史上最年輕的影帝。

《垂簾聽政》劇照

獲此殊榮的梁家輝其後並沒有青雲直上,而是遭遇了不公平的“封殺”。事業完全停擺,只能擺地攤以維生。那時的他窮困潦倒,一文不名。而彼時的江嘉年是電視臺的製片人,惜才若渴,為他打抱不平,甚至力排眾議邀請他參加廣播劇的錄製。

梁家輝事後說,在所有人幾乎都對落難的他避之如恐不及時,她是香港唯一敢給他工作的人。

兩人交往了半年之後,準備結婚。當時梁家輝賬戶上只有八千元港幣,要面子的他又不願讓父母解囊相助。兩個人一商量,決定一切從簡:不通知家長,不辦酒宴,不公證結婚,悄悄地將事情辦了。

後來他的事業漸漸走上正軌。

梁家輝與太太江嘉年

1993年,梁家輝偕同妻子去越南參加法國影片《情人》的拍攝。

一天凌晨,他們房間的門被人撞開,兩名荷槍實彈、凶神惡煞的大漢噩夢一般出現在他們面前。其中一個用槍指著梁家輝的腦袋,脅迫他跟他們走。惶懼之中,梁家輝被帶去了菲律賓拍戲,獨自留下的江嘉年也被軟禁。

猝遭變故,命懸一線,江嘉年迫使自己冷靜下來,之後她打電話給梁家輝,安撫他莫要自亂陣腳。另一方面,江嘉年說服了監視她的人,帶她去見幕後的黑社會頭目,隻身赴虎穴,她泰然自若:“我既然來了,就不怕死,可我死了,對你們也沒好處。”

接下來,她有理有據、曉以利害的說辭打動了黑社會的頭目,梁家輝最終得以返回香港。

梁家輝與太太江嘉年

飛機抵達香港機場上空時,突遭颱風,在空中盤旋了將近一個小時,遲遲不能著陸,最終平穩降落後,從綁匪手裡撿回一條命的梁家輝,看見來接機的妻子時,緊緊與她相擁,放聲痛哭……他一向翩翩有加,予人紳士風度,這是他唯一一次在公眾場合儀態盡失。

後來,當江嘉年由於生病變得美貌不復時,人們都交口稱贊梁家輝的不離不棄,但鮮有人知,那個相識之初仗義相挺的江嘉年,相愛之時默默支持他的江嘉年,危難之時為他擋槍的江嘉年,才是他情深義重的最大理由。

梁家輝和妻子結婚二十周年時,他準備送給妻子一枚大的鑽戒,朋友調侃:“誰會買這麼大的鑽戒送老婆?那是用來取悅情人的。”梁家輝正色以對:“對我來說,這樣的鑽石只有我太太才當得起。她是我心目中的鑽石女人———隨著時間的流逝,依然美麗,不斷升值。”

梁家輝與太太江嘉年

安妮寶貝在《八月未央》中悵然寫道:“不是不想為一個愛的人,陪著他同甘共苦。如果有一個男人值得深愛,為他抵上命也是福祉的。只是沒有那個人。”

她有幸遇到了他,認定了他,所以,隻身赴“虎穴”的江嘉年寧願為他豁出性命。

在這個偌大的人世間,我們誰不是生如螻蟻,孑然而行?只是因為有你在,我才心有所向,“吾道不孤”。

有人說,每對夫妻都是生死之交。

但那些中途退場的夫妻顯然不是,反目成仇的顯然不是,大難來時各自飛的更不是。

因為愛著你的愛

因為夢著你的夢

所以悲傷著你的悲傷

福祉著你的福祉

因為路過你的路

因為苦過你的苦

所以快樂著你的快樂

追逐著你的追逐......

因此,所謂生死之交的愛情不過是:

當你衝鋒陷陣時,我願與你一起迎接這槍林彈雨;當你不被看好時,我不懼與世界公然為敵。

你贏,我陪你君臨天下;你輸,我陪你東山再起。

舒婷在她的《致橡樹》中謳歌過這種相扶相持,比肩而立的愛情:

你有你的銅枝鐵乾,

像刀,像劍,

也像戟,

我有我紅碩的花朵,

像沉重的嘆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們分擔寒潮、風雷、霹靂;

我們共享霧靄、流嵐、虹霓,

仿佛永遠分離,

卻又終身相依,

這才是偉大的愛情,

堅貞就在這裡:

不僅愛你偉岸的身軀,

也愛你堅持的位置,腳下的土地。

願你得此良人,風雨可渡,煙火相伴。

歡迎轉發分享

【世界華人周刊(wcweekly)版權所有】

華哥(zglgag168)編輯

世界華人周刊相關文章,戳下麵

【可以直接跳轉到文章】

李宗盛|瓊    瑤|胡因夢|湯    唯

張曼玉|鄧文迪|章子怡|林鳳嬌

《世界華人周刊》長期面向海內外徵稿、徵集寫作線索
投稿郵箱:wcweekly@yeah.net
回覆關鍵詞“投稿”查看詳細說明

二維碼   看更多

華哥精選了幾款商品,  查看 ↙↙↙

|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