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希望在生活美學里,我們要強調的美,並不只是匆忙地去趕藝術的集會,而是能夠給自己一個靜下來反省自我感受的空間。

你的眼睛、你的耳朵,你的視覺、你的聽覺,可以聽到美的東西、可以看到美的東西,甚至你做一道菜可以品嘗到美的滋味,這才是生活美學。

作者:蔣勛

部分內容選自蔣勛《品味四講》

全文2089字,讀完大約3分鐘

受傷的時候、覺得太過忙碌的時候,或心情煩悶了,不如去大自然走走。莊子說:“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大自然真的可以治療我們,可以讓我們整個繁忙的心情放輕鬆,找回自己。

 幾個月前的秋天我去了山裡小住,是真的山裡,到了晚上舉目眺望,視野之內只能零星看到幾處住家幽幽有暖光。

白天我搬來木板凳對著山坐著看書,摘下成熟的南瓜和紅白蘿蔔,聽不知名的鳥兒叫,晚上似有螢火蟲,站得離屋子遠一點抬頭看,鋪天蓋地壯闊又瑰麗的星空,星星們數以百記越來越多饒過了那層深的窗沙,像青春期的少年熱情而害羞。仰頭仰得久了,就大腦放空,感覺自己似塵埃飄浮在這茫茫宇宙中。夢裡不知身是客,一響貪歡。

生活美學最重要的,是體會品質。現實生活當中最大的矛盾,是我們離開了農業社會,離開了手工業社會,食、衣、住、行里很多東西是大量量產而來,工廠里量產的東西很少會有“人的關心”在裡面,因為它“太快速了”。

慢慢來,才比較快。

美是一種選擇,甚至是一種放棄,而不是貪婪。當許多東西在你面前時,你要有一種教養,知道自己應該選擇其中的哪幾項就好了。

住也是一樣,我們看到很多人的傢具、擺飾非常昂貴,堆到家裡幾乎沒有空間。其實可能少,才會變成一種美。

心靈上真正的荒涼來自太多的快感,就是你不斷地在口味上刺激自己吃到飽,在衣物上滿足,或者在居住條件上買更昂貴的房子,不斷地投資賺錢,其實這種爽的感覺未必是美感,而是快感。

有時候,美感,反而是在大家都快的時候,你慢下來了。

你不妨給自己一個機會,在不那麼匆匆忙忙要趕去上班或者上學的時候,去體會不同的速度感,譬如說步行,譬如說騎腳踏車。有時候覺得在我自己所居住的城市裡提到步行或騎腳踏車,好像變成非常奢侈的事情。

當今天要慢下來的時候,你遭遇到兩種困難:一個困難是在外在客觀交通的設計上,沒有提供慢下來的可能。有時候你走在街上想慢下來都不行,因為後面的人會推著你走。

記得在1970年代去紐約時,當時它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走在曼哈頓那個區域,你就會覺得根本沒有辦法停下腳步來,因為後面每一個人走路都有一個速度跟節奏,都是在往前沖的。

第二個困難是我們自己心理的節奏。我常常會覺得一個朋友經過五天繁忙的上班,在一個交通設計環道不太好的社會跟都市當中,他一直在趕路、擠在車隊當中、生命一直耗在塞車裡,那種煩躁、心情上的焦慮感你絕對可以瞭解。等到周休二日了,停不下來,可能會急著一直跟自己的配偶、孩子商量說:“我們要到哪裡去?我們今天可不可以出去玩?”

可是玩也玩得很匆忙,然後可能又是一肚子氣。在這個時候我就會覺得,也許“悠閑”兩個字變成非常值得我們去重新反省的一個美學品質。

我們不要忘記“悠閑”這兩個漢字,“悠”的底下是指心靈的狀況,是一個跟自己心靈的對話過程。《詩經》說“悠悠我心”,意思是你走出去的時候,感覺到心靈跟所有外在的空間是有感覺的,如果速度快到對外在環境沒有感覺,就不是“悠悠我心”了。“悠悠”也有慢下來的意思,因為慢,你才會有心靈的感受。

“閒”(閑)這個字更明顯,你有多久沒有靠在門框上看月亮了?這個字就是“門”中間一個月亮。或者另外一種寫法,“門”當中有一個“木”,也是“閑”,你多久沒有在你家門口的那棵大樹底下靠著、走一走路、乘涼,覺得樹陰很美?

“悠閑”兩個字都在提醒我們,不一定要跑得很遠,可能就在你家門口就能有所感受,但重要的是心境上的悠閑。悠閑,是先把自己心靈上的急躁感、焦慮感,能夠轉換成比較緩慢的節奏。

在我們把自己行動的速度放慢之後,會有不同的感受從心底生出來。你有沒有想過,當車子開得飛快在高速公路上筆直地從A點抵達B點時,當中錯過了生命中多少豐富的事物。

我常常跟很多朋友說,其實人的一生最長的A點到B點,就是從誕生到死亡。如果從誕生到死亡是一條筆直的高速公路,那麼我寧可慢慢地透過,或者甚至放棄高速公路,我去走省道或迂迴的山路,這樣是不是可以看到更多的風景?我的生命可以拉到更長的距離。

不知道這樣講合不合邏輯,就是A點到B點是一個最快的距離,也是最快的速度,我們以為大家一定得選擇這條路,可是其實並不一定,在每一個過程當中,都有你生命應該停下來瀏覽、欣賞、感受的事物。

所以先進的工業革命國家才會在城市裡特別設計出人行步道,來提醒我們,鼓勵我們,或者建議我們:你可以有車子,可是你也可以不開車子。我想這裡又回到我們剛剛提到的美學基本規則——你有,而你可以不用,才是美。

我們不要變成物質的奴隸。譬如我可以吃得多,可是我也可以吃得少。我有很多機會去吃駝峰、熊掌這種奇怪的食物,可是我也可以選擇去吃山蘇剛剛冒出來的嫩芽,或者春天剛剛發出來的春筍。那些不是昂貴的食物,但讓我品嘗到生命裡面輕淡的滋味,這才是美。

  • 蔣勛,福建長樂人,美學大師。部分內容選自蔣勛《品味四講》,全新修訂版。

歡迎轉發分享

【版權歸作者所有,華妹編輯】

圖片閱讀:果斷放棄無謂的堅持


圖片閱讀:為什麼年輕人越來越反感“親戚”這群人?

《世界華人周刊》長期面向海內外徵稿、徵集寫作線索
投稿郵箱:wcweekly@yeah.net
回覆關鍵詞“投稿”查看詳細說明

二維碼   看更多

華哥精選了幾款商品,  查看 ↙↙↙

|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