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膠片館 授權發佈

不管朋友還是戀人,不是先來的人或者認識多久的人,而是那個人來了以後就再也沒有走的人。


還記得中學時你的那個阿亮學長嗎?

儘管我還清楚的記得,背著書包穿過霧靄沉沉的寒冬傍晚,我們相遇在同一家校外的餐廳吃飯。那會兒天色陰沉,自習完,我也比較晚去吃飯,餐廳里沒什麼人,就見到他和另外一位學長在看電腦。我小心翼翼地瞟過去,他們就是運動男孩兒,剛剛打完籃球。那時候對中學時代的我們來說,電腦是一件奢侈品。我也就很好奇的過去搭訕了。就這樣我認識了第一位學長,我也加了他的QQ。

他叫JK,今年高四的他,要和高三的學長學姐備戰聯考。我很羨慕他,有一群一起打球,一起過每一個人的生日、週末一起玩的好朋友好兄弟。他是一個極度重感情的陽光男孩兒。他說這一年,能夠抵過他高中三年的日子,高四這年他過的很開心,遇見很多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包括我。

他和我一樣,喜歡周董、喜歡他的一部電影。更喜歡那時在網路上播的很火的《初戀這件小事》,從此以後我就只叫他學長,因為在我的心目中,他就是我的阿亮學長。可是我知道他要備戰聯考,我不能打擾他,讓他分心。很多時候我在想要是能夠跟他一起備戰聯考就好了。我是如此的希望這。這顆初戀的種子一直深藏到學長考試結束,生了根,發了芽。

Photography:林初寒 | 三島影像的創始人之一,以清新簡單的風格吸引青年一代。用相片講述著青春的故事 | 坐票:杭州


小幸運

我很幸運,我是學長的初戀。我還清楚的記得,我們因為我沒有告訴他,我的初戀而鬧分手,因為他無法忍受他相信的人欺騙或者隱瞞,那就像直接拿刀穿過他的心臟一樣。他不夠自信,那個時候在他的大男子主義里,要先有麵包,才能夠安心的有自己的愛情。他永遠想自己承擔一切。總是先為別人著相。

我們也因此鬧過好幾回。現在我才覺得那是他的責任,那是一個成熟男子的想法。他其實想讓我過的更好。可是,我很想一起分享一起承擔。

就像悲劇劇本里的,我們最終沒能夠在一起。沒能夠談一場不分手而又期待已久的戀愛。學長出國了,國外的環境改變了他一切的想法。在國外,他跟很多的外國人交流,他說他落後了。他更加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他的夢想超過了愛情。

那一天晚上,我很難過。想了很多,要是我能夠一直在他身邊就好了。

持續幾年的糾葛和近乎自虐的自我放逐,讓我幾乎可以忘記——或者說,終於可以不再想起——在少年時期,也曾經那樣用力過猛地去愛、去打擾過另一個人。很多事情,只有在人特別年輕的時候,才有勇氣那樣去做。因為太過於理想成熟的表達。不願那隻是一種充滿了野蠻的、原始的、惡狠狠的,愛的侵擾和掠奪。其實,只是單純罷了。

很多年以後,我們都長大了。看著他的動態,我們依然沒能夠在同一個城市一起奮鬥。學長依舊死要面子,就是後悔他也不會說。在偶爾的一次,我又聯繫上了他,依舊是個為喜歡的事業努力的熱血男青年。不過他更願意分享了,有了彼此的概念······

也許原諒,允許原諒不了那個年輕的自己,就像原諒不了一個手無寸鐵的瘋子,一個一往情深的傻瓜錯過的人。


| views:
继续阅读